洛阳正方圆重矿机械检验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| 国家矿山机械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| 国家安全生产洛阳矿山机械检测检验中心
平凡煤企的不凡之举——探访翟镇煤矿逆势发展的奥秘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4-06-03 10:08:32

吸引记者到翟镇煤矿采访实属好奇心使然。作为一个有着21年开采历史的矿井,翟镇煤矿并没有超大规模的生产能力,仅是一个设计生产能力120万吨/年、核实生产能力170万吨/年的中型煤矿。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煤炭生产企业,非但没有在行业“严冬”出现亏损,反而在2013年实现利润2.1亿元,成为了新汶矿业集团老矿区中惟一盈利的矿井。5月19日至21日,本报记者对翟镇煤矿进行了为期三天的采访,一探其逆势发展的奥秘。

  增效基础:推行全面市场化管理

  刚上井的综掘一区班长郭汉青在区务大厅拿着一个单子说:“这是我们班组当天的‘绩效考核’,当班工作量、消耗材料数量都有详细记录,上井后交给区务大厅进行核算后就知道自己当天的工资了。”现在,翟镇煤矿每个岗位都实现了日清日结,矿工出井后只要轻触屏幕,就能清楚地看到自己当天的收入。

  据该矿党群工作部主任赵玉栋介绍,上世纪90年代末,该矿把市场机制引入企业管理,开始推行全面市场化管理,把过去的行政隶属关系变为市场主体间的经济结算关系,盘活了人、物、环境等资源。之后,该矿不断完善全面市场化管理,不仅其所属各公司或部门之间实行了市场化结算,而且每个岗位都进行了收支核算,增强了职工经营岗位和降低成本的意识,形成了翟镇煤矿独具特色的“人人都是经营者、岗位都是利润源”的经营机制。

  今年4月1日,该矿印发了《全面市场化管理办法的通知》,旨在建立更为完善的全面市场化管理体系。根据各公司工作内容不同,该矿采取不同的实施形式。例如,对煤炭生产公司生产的原煤及合格巷道实行收购制,对矸石充填等实行有偿服务;此外,对辅助专业提供的各类服务按照“为谁服务、谁支付”的原则,由接受服务一方进行支付,并分别制定了相应的市场价格。

  目前,该矿已经建立了覆盖全矿28180种产品的市场化单价表,并确立了量化式的计算方式。例如,入洗原煤产量=精煤产量+洗混煤产量+煤泥产量+洗矸产量。其中,精煤产量=(精煤实际销量-外购煤量+精煤期末库存量-精煤期初库存量)×[1-(精煤商品煤水分-8%)]。这样,既有单价,又有量化计算公式,轻松便能得出公司、部门及个人最终的经济收入。

  全面市场化管理体系的建立,使公司、部门、岗位及个人成为了独立核算的个体。这种模式为该矿经济运营打下了坚实基础,使下属单位不再一味地关注生产进度和产量,而是更加关注材料的消耗成本,追求效益最大化。

  优化增效:瘦身打造轻型强矿

  在生产管理方面,翟镇煤矿对生产系统、采掘装备配套等进行优化,力求做到技术上更合理、经济上更节省。赵玉栋介绍说,翟镇煤矿主要优化了四大生产系统,并深入到工作面,优化工作面生产。

  一是优化西翼主运系统。在矿井西翼开拓全岩巷道2300米,安装运输皮带,与南翼运输系统联合形成矿井主运系统,完成了井下原煤皮带化运输,实现了“无人操作、无人清理、无人巡查”。西翼主运大巷贯通后,该矿淘汰了三吨底卸式矿车,用电瓶车取代了架线机车,撤除了井下架线,使运输更为安全、高效。同时,西大巷风流进入后组主运,得以再次应用,节约风量400立方米/分,年节约费用20万元。

  二是优化后组辅运系统。该矿在井下建成高速运输环网,通过施工267米长巷道,把前后组西大巷与矿井西翼连接起来。井下材料与人员通过运输环网,实现就近周转,缩短运输距离520米,减轻了其他分段的运输压力,提高了运输效率,同时节省设备、材料购置费用350万元,节约运输费用50万元、维修费用70万元。

  三是优化前后组联合布置。该矿通过补掘575米巷道,联合布置了前组三采区与后组三采区的生产系统,实施集中供电、集中运输。撤除一、三采区两个配电所,减少掘进170米,减少整修1270米,少投用绞车2部、电瓶车4部、猴车3部、斜巷人行车1部、皮带2000米,减少岗位工60余人,年节省费用630万元。

  四是优化六采区生产系统。该矿对六采区通风系统进行优化,由“两进一回”优化为“一进两回”,运输通道由进风巷改为回风巷,减少大坡度全岩通道610米,节省投入305万元。

  按照“一条巷道一个面,快速掘进方形大面”的思路,该矿将2煤层和4煤层工作面长度延长到260米,增加了110米,将11煤层工作面延长到240米,增加了120米(6204W、6203E、6201W等工作面斜长均突破了260米),减少了掘进工程量和搬家撤除工作量,使设备效能得以充分发挥。对有条件的采区,该矿坚持方形大面积扩量,延长工作面斜长,减少煤柱,提高资源回采率。

  在设备配置上,该矿优化工作面“三机”配套,装备了大功率采煤机、运输机,改造了三泵两箱式泵站,移架速度达1.57米/分,提高了0.28米/分,煤机速度达5.5米/分,提高了3.2米/分,大大提高了采煤效率。同时,该矿坚持装备重型化、配套化、最优化,发挥设备最大效能,提高单产单进水平。这些措施确保2煤层和4煤层工作面月产稳定在8万吨以上、11层工作面月产超过6万吨,综掘单进提升了20%。

  此外,该矿通过强化地质预测杜绝了无效进尺。他们通过应用地震物探方法,加强钻探、巷探,预测6401W、6203W、31104E、7201W等工作面断层构造,超前处理,杜绝无效进尺,有效减少了断层对工作面开采的影响。

  翟镇煤矿通过简化生产系统、提升运行质量,实现了生产的集约高效。自采煤提速以来,该矿2煤层和4煤层中厚煤层平均单产达到123500吨,较之前增加了64850吨,效率提高了63.8%;11煤层薄煤层平均单产达到69870吨,提高了31110吨,平均效率提高了80.2%。

  煤质增效:实施精煤战略

  在生产中,翟镇煤矿调整了煤炭产品结构,重点突出精煤战略,通过提升精煤产量,拓展盈利空间,抵消当前煤炭价格下行带来的不利影响。

  洗选是煤炭开采后提高收益的重要环节。煤炭经过洗选产生精煤、洗混煤、煤泥、矸石,其中精煤市场价最高,每吨比洗混煤、煤泥平均高出500块钱。在翟镇煤矿洗选厂,现在每天精煤的回收率达到了54%,之前这一数字一直徘徊在30%。

  “因为以前是按入洗量进行工资结算,职工关注的是多洗煤,回收率的高低以及各种消耗成了被遗忘的角落。但现在矿上对洗出的产品进行收购,只有多洗出精煤,才能增加收入。考核由入洗量变为洗出量。”翟镇煤矿副矿长张磊向记者解释了实施精煤战略的具体考核办法。

  “从源头抓煤质,我们投资209万元,用于优化动筛、重介、浮选、TBS粗煤泥回收等4个系统,精煤产率由48%提高到54%,提高了6%,仅此一项实现增效9550万元。”该矿副总经济师杜恒瑞介绍了精煤战略所取得的效益。他认为主要是因为采取了以下措施:一是井下实行双仓布置,分别设置煤仓和矸石仓,分打分装,分时分运。二是在井下建立浅槽重介洗选系统,洗出矸石在井下直接充填,这部分矸石不再提升上井,井下一次提升量是13吨,如果没有井下浅槽重介洗选系统,洗选出来的相应粒度的矸石会随着皮带运输到地面洗选厂,其后续所消耗的水、电、人工等费用,将使吨煤成本增加10元。三是地面洗选厂提高精煤产量。为了持续提升精煤产率和洗选效率,该矿规定,当精煤产率达到50%以上,每提升1个百分点,给予选煤厂10万元奖励。

  同时,该矿稳定精煤硫分、灰分指标,降低洗混煤水分,实现了产品效益最大化。

  挖潜增效:循环利用唱主角

  翟镇煤矿通过循环利用不仅提高了资源利用率,而且大大减少了相关费用,其中水循环利用在挖潜增效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  “翟镇煤矿本来是缺水单位,原来都是从7000米外的新汶自来水公司调水。”该矿环保部副主任苑菊英介绍说,翟镇煤矿采取4项举措提高水的循环利用率,不仅大大减少了用水量,而且减少了用水费用的支出。

  一是生活污水。生活污水经污水处理厂处理后成为中水,用于洗煤、防尘、绿化。目前,该矿生活用水回用率已达70%,矿区每年的生活用水量为40万多吨,按70%的用水回用率、自来水每吨2.6元计算,减少用水开支72.8万元。今年,该矿还将上马一个中水回用项目,铺设几百米管路,与原有的生活污水管路联网,建立全覆盖的中水利用管网,届时生活用水回用率将达到80%~90%。

  二是煤泥水。煤泥水采用一级闭路循环系统,全部实现了循环再利用,同时定期更新压滤机,提高煤泥水的处理能力。通常,洗煤1吨需要3吨的用水量,采用一级闭路循环系统之后,补充水用量还不到0.1吨,而且补充用水全部采用生活污水处理后的中水,用水量大大减少。

  三是矿井水。矿井水主要用于防尘、冷却设备、溶化液配比,每天需用1000立方米。矿井水处理设施直接在井下回收利用这部分用水,每月节约用水40万吨,同时还节省了矿井水直接排出矿区所应缴纳的水资源处理费,其中包括0.13元/吨的水资源费、0.8元/吨的排污费。

  四是节约用水。以前,翟镇煤矿用水随意,漏水现象严重。2004年,该矿狠抓节约用水管理,不仅要求干部职工养成节约用水的习惯,而且注重科学管理,聘请了专业公司进行了管线探测,并制作出电子版供水管线图,对用水情况进行实时监测,哪些地方漏水一目了然。为提高监测水平,该矿根据用水平衡监测,找到漏失的地方,及时查找原因。翟镇煤矿用了6年时间,把漏失率从60%降至7%。苑菊英表示,现在做用水平衡的企业并不多,即使是一些知名企业的主管路漏失率也才10%,像翟镇煤矿这样能达到7%漏失率的企业少之又少。

  除了水循环的综合再利用,杜恒瑞认为,峰谷分时工作制度、修旧利废等都对挖潜增效起到了积极作用。用电高峰时电价是2元/千瓦时,低谷时电价才0.2元/千瓦.时,电价相差了10倍,所以用电高峰时进行停产检修,用电低谷时组织生产,大幅降低了生产用电的费用。针对派工单,该矿进行工作量、工作时间以及物料的经济核算,做到物尽其用,实现了经济效益最大化。

  此外,该矿通过经济杠杆引导修旧利废,派人定期到吉泰制修厂挑选回收上来的物资,能再次应用的,交由机修厂进行加工,并以维修加工价格进行结算,其费用远低于购买新材料。这样,一方面机修厂有了业务量,另一方面区队也节省了开支,仅此一项年可节约费用3000多万元。